分卷阅读19
底色 字色 字号

分卷阅读19

    [火影同人]爱之砂 作者:玻璃渣子

    分卷阅读19

    ,砂爸你不是知道吗。

    我失望的叹了口气。

    好么,那点小心思一下子就落空了。不就是想找个红毛的妹子做媳妇么,怎么就这么难。

    砂爸你想结婚?

    额,也不是啦,只是我老妈觉得我老大不小了。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把抱怨说了出来在一个未成年面前我看我爱罗的表情不是很好,赶忙转话题,我爱罗你别在意,就当我没说过。嘛,我爱罗你以后大概不会有这种困扰吧,追你的女孩子以后应该不会少。

    不需要。

    啊?不需要?

    女孩子什么的,我不需要。我爱罗把碗搁在一边,砂爸你也不需要。

    我想我大概已经无法跟上那孩子的脑波了,最后的那句真的是有够意味不明的。我自言自语着,距离给小红毛送晚饭都过去四个多小时了,可我依旧无法释怀。

    那孩子就那么希望我孤独终生吗?多个光棍对他到底有什么好处喂!

    我心里满是惆怅的沐浴着清冷的月光,一动不动地蹲坐在塔顶,听着数百米之外,通过沙耳传来的惨叫声。

    啧啧,这叫声真是要多凄惨有多凄惨,若不是我心理素质过关,我早就跑过去给他们一人一老拳,替天行道了。

    这里又没井,大晚上的,和我玩什么贞子啊!(中指)

    可是我不能这么做,我只是个小考官,而且还被明确下了命令,不许插手考生之间的测试,所以即使再不满,我也只能没什么同情心的感叹一句:啊,看来考生里,有喜欢在夜晚活跃的家伙。

    不过不得不说,这中忍考试真是折腾人,今年又不知道有多少人折在这里,当初我去外村考试的时候也看出来了,这中忍考试,其实也就是个光明正大残害他国未来栋梁的绝佳机会。

    三代大人明显不准备放过这机会,任命红豆做第二场考试的主考官不说,还批准她用死亡森林做考场,根据我的统计,已经有不下三组栽在奇怪的陷阱里了,天晓得红豆在那之后在这林子里面到底捣腾了多少东西。

    砂爸。

    我的腰瞬间笔直,回头就看见我爱罗那孩子踩着沙子浮了上来,哦哦,是我爱罗啊,怎么了?这么晚不去睡觉。

    砂爸你真的忘了我是一尾人柱力,不能睡的。

    怪不得你的黑眼圈这么重。同时我也对他理解了一点,睡眠不足的孩子,在情绪上通常有点无法很好的控制,那么之前的那些话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就靠着我睡吧,额你别误会,我的意思是说

    还没等我把意思解释完,小红毛就很自然的到我边上坐下,靠着我的肩膀闭上了眼睛。

    我说,你也太容易相信别人了吧?

    因为是砂爸,所以没关系。

    一瞬间,我有一种自己正在被攻略的错觉。

    嗯咳!我不太自在的换了个姿势,蹲着被靠一夜不是作死吗?那个,你冷吗?

    不冷。

    我伸手碰了碰他的手背,嘴角一抽。

    我以为我吹了一个多小时的冷风已经够冷了,没想到这孩子冷的更彻底,再想想这孩子皮肤白皙的程度,我个人认为有营养不良、睡眠不足还有贫血的原因在里面。

    还说不冷,感冒了该怎么办!我分出一部分拿来了足够大的被子,将我们两个一同裹了进去,隔绝了冷风后,两人很快就暖和了起来,果然早就应该这么做了,刚刚真是冷死我了。

    靠着我的我爱罗蹭了蹭我肩头,真暖和。

    所以说这种心跳加速的乙女反应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子是男人啊!边上的是个一样带把的孩子,不是□□中间附赠小蛮腰的妹子!睡睡吧。

    小红毛听话的闭上眼睛睡,没一会儿呼吸就变得清浅而又有规律了,我把视线下移,正好瞧见他勾着嘴角的样子,稍觉幸酸。

    睡个觉都能乐成这样,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孩子。不过,也正是这一点让我对他产生出怜惜。

    砂爸

    所以说你要对这个称呼执着到什么地步啊,还有

    我真的不是你爸啊

    保持这被靠的姿势,抬头看了一夜的星星月亮,瞧着挺有文学风范的,过去我也计划着熬个夜看黎明,但我现在绝对不想再来一次了。

    查克拉都快被榨干了啊!

    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自己的查克拉会无缘无故的被我爱罗吸走,但是期间我也没有去试图叫醒他,好像下意识的觉得理所应当。

    自己理所应当的被他倚靠,理所应当的对他关心照顾。

    是的,感觉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感觉,现在的一切才是正确的。

    我

    tmd真的是天生的保父属性吗!

    砂爸?

    我放下捂脸的手,努力的把表情弄得不那么狰狞,我爱罗,我吵醒你了?

    我爱罗揉着自己的眼睛,抬头看了看距离自己极近的人,直起上半身,砂爸,早安。

    作者有话要说:  某渣从军训的前线杀回来啦!黑的无法相信!简直就是个碳球,一百多号人的军训纪念照里,连把某渣一手带大的外婆,都没有把某渣找出来,等某渣指给她看的时候,她说还以为那是个男生。(汗)

    以及某渣军训时似乎是太h了,周围的人现在都不叫某渣:女汉子,直接称呼某渣为汉子啊!其实某渣还是很柔软的,至少因为腿胖不能坚持蹲姿(20分钟都把某渣蹲残废了qaq),以及某渣学校真心狠,别人军训一周,咱们两周,别人下雨休息,咱们穿雨衣继续(雨大了去体育馆),别人教官萌萌哒的,咱们的教官虽然也有萌萌哒的时候,但是狠起来真心不把人当人训啊!

    还有合唱比赛,黑哨!黑哨!!!别的营队除了声音响亮什么都没有,还严重跑调!为什么某渣在的连只唱了第二名!某渣发誓,咱们唱的是最好的!!!黑哨!!!

    最后再让某渣咆哮一句:大学就轻松什么的都是骗人的!被学姐老师们一说,简直比高三还苦逼好吗!!!(摔)某渣被骗了十二年怎么破!人生有几个十二年!

    ☆、十四粒沙

    我石小砂就在凌晨从一个小红毛哪里得到了一个软软的脸颊吻,而且也被要求亲了回去,从发生到结束,不过一分钟,但是

    这是早安吻对吧?对吧!

    那小红毛为啥要给我早安吻啊,我到底又是为什么这么干脆的亲了回去了啊!这不科学!

    我纠结着吃完了自己的那份早饭,蹲回屋顶无限纠结。

    摸摸脸,那里的感觉还在,还有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居然想也不想就亲下去了,还好亲的是脸啊,万一万一那样的话我干脆去切腹自尽算了。

    什么切腹自尽啊?

    边上冷不丁的多出了人,本来就有些心虚的我,干脆就被吓的滚了下去,好不容易沙化飞了回来,看见疾风一脸有趣,火蹭的就起来了,疾风,你怎么吓我!

    我有叫过你,你自己没听见,还自言自语的。咳咳疾风转过身,看着像在咳嗽,但是我分明从里面听出了闷笑声,不过说真的,小砂你没什么精神呢,怎么了?

    那个,你对砂隐村的民俗了解吗?我是说嗯,那里有早安吻这种习惯吗?我的脸忽然就烧了起来,努力维持表情也不知道有没有用,额,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我们这里似乎没有呢你也知道我原本不是这边的人

    疾风一愣,某种颜色在他的视线里一点点的凝聚起来,我只知道那里有沙葬和给喜欢的人送星沙的习惯,早安吻的话,云隐村那边应该有吧嗯你被砂隐村的亲了?那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子?

    我偏过头不说话。

    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万一我说漏嘴,让疾风知道我是被个正太给亲脸了,之后还我毫不犹豫的亲了回去,然后就被一个亲脸给纠结了这么久,间接也就算是让玄间那家伙知道了,玄间那家伙知道了,也就算是让全村的八卦忍者都知道了。

    要是那样,我也就没脸活了。

    总之你就努力吧。疾风拍拍我的肩,然后下了屋顶。

    我叹了口气,算着时间还第二场考试有一天多,最后一场考试还有一个月多,中忍考试结束以后他们就回去了,到时候就

    砂爸。

    哇呀啊啊啊!我再次光荣的滚下了屋顶。

    我地个娘嘞,这么多年的脸,算是在今天一口气丢光了。

    我爱罗啊。我尴尬的爬回了屋顶,啊哈哈着试图让我爱罗忘掉刚刚的事情,那什么,现在这个点,找我有什么事儿?

    没我爱罗低下头,额前略长的头发刚好掩住了他的眼睛,小模样可怜的紧,砂爸你讨厌我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干脆干脆

    唉?没有没有。我慌乱地摆手,那一刻我心跳不正常的超了200,绝对有哪里不对劲!要知道我这么多年下来,就算是面对老妈平底锅,我心跳也没这动静!

    那喜欢?一些清亮的绿色漏了出来。

    额我被那湿漉漉的眼神逼退了半步。

    为什么会觉得只要说不,我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啊!

    六道仙人,这个小红毛的眼神未免也太作弊了!难道是什么未知的瞳术!?

    嗯嗯,嘛!谁让你叫我砂爸呢。我僵硬的把头转开,同时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还好,看来我的鼻子还是很争气的,不过我到底是木叶的忍者啊,我爱罗你是砂隐村的忍者,所以你明白的吧?

    我

    分卷阅读19

    - 肉肉屋
上一章 回书页 下一章 加入书签

设置

字体大小